第366章 恢复记忆了

        “是的,你失忆了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你现在已经恢复记忆了,你是不是应该回到我身边?你不要我了,不要孩子了吗?萧凌尘不是小宝的亲生父亲,你难道想让别人一辈子给你养儿子吗?”

        苏语兮:“……“

        “兮兮,我们回家吧,不要再闹了,我真的会受不了的,我也是个正常男人,我想要你,我想要我们一辈子在一起,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分居两地,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裴慕白很激动,也很气愤,他这次过来,就是想带他们母子回去。

        “额,我打断一下下,妈咪、裴叔叔,你们在聊什么少儿、不宜的话题啊,都打扰我看电视了。”

        苏语兮:“……”

        裴慕白:“……”

        小宝抱着一个靠枕站在门口处,一双大眼睛水汪汪、贱兮兮的。

        苏语兮抿唇,勉强平息了一下怒气:“没聊什么,你去看电视吧,妈咪一会儿做东西给你吃。”

        “哦。”小宝点着头,脚下却没有动作,仍旧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生怕他们会打起来似的。妈咪那么凶,他觉得一会儿裴叔叔可能会吃亏。

        “裴叔叔,我妈咪就是那个死样,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苏语兮:“……”

        苏语兮用力握紧拳头,勉强深吸一口气:“你还不出去,信不信妈咪把你屁股揍开花!”

        小宝是个吃软怕硬的孩子,吐吐舌头奔了出去。

        苏语兮等小宝出去,又深呼吸了几次,勉强将怒气压下去,对裴慕白道:“我们心平气和的谈一谈吧……”

        她知道,再这么强硬下去,也于事无补。

        裴慕白挑眉:“我倒想听听,你想怎么跟我心平气和地谈?”

        苏语兮想了想:“这样好吧,我提出个折中的方案,你看看怎么样?我……跟萧凌尘分开,我会独自抚养小宝长大,但是你以后也不能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了!一次,也不能再出现了!”

        裴慕白看着她,脸色有些白。她就那么厌恶他么?厌恶到再见他一次都不愿意?

        “可以吗?”见他不回答,苏语兮又出声问了句。

        裴慕白闭了闭眼:“不可以。”

        苏语兮皱眉:“我已经让步了,你好歹也该退让一步不是吗?”

        “这不是生意,说退让就退让,还可以讨价还价。”

        裴慕白看着她,眸光沉沉:“兮兮,在你跟小宝这里,我不想,也不会有半步退让!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小宝始终是我的孩子,你,始终是我的妻子,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裴慕白离开了,留给她一个决绝的背影。

        真的要跟萧凌尘分开吗?她不知道。也许,她真的应该和萧凌尘分开,他们现在这样,算什么呢?她不能这样拖着人家,萧凌尘要一个孩子,可是他要的,她给不起。

        裴慕白离开了,兮兮下厨给孩子做了顿饭。这两年她工作太忙,的确忽略孩子了,好在他们家孩子很乖。这两年,她也很少回萧家,萧凌尘也很少过来找他们,只有重要的节日或者周末,才过来看看孩子。萧凌尘说会给她时间,可是她真的做不到,她心里一直装的是裴慕白。

        就在苏语兮准备跟萧凌尘说明的时候,却意外接到医院的电话,萧凌尘昏迷住院了。

        “爹地,你怎么了?呜呜呜,你要是死了,我跟妈咪怎么活啊。”小宝穿着毛茸茸的小睡衣,望着床上刚刚苏醒一脸惨白的爹地,吓得眼泪直冒。

        “小宝乖,别哭,爹地没事。”萧凌尘摸摸小宝的小脸,牵强一笑。

        “你憋笑,爹地你笑的好难看,呜呜呜呜。”小宝眨巴眨巴眼睛,抹了抹眼泪。

        “好了小宝,爹地总有一天会离开你,你也要慢慢习惯没有爹地的日子,知道吗?”萧凌尘叹了口气,总有一天,他要离开他,永远的离开……

        “那你要去哪里嘛?”小宝抽泣几声:“我,我不要做没有爹的孩子,爹地你不要抛弃我跟妈咪。”

        “乖,爹地怎么舍得抛弃你们,快去洗洗脸,眼睛都哭肿了。”萧凌尘无奈一笑。

        苏语兮面无表情,将一杯温水递到萧凌尘手中,不说话。

        “怎么了,是不是吓到了?”萧凌尘微微一笑,握住她欲要离开的手。

        “放开!”苏语兮没好气地甩开他的手,萧凌尘竟然瞒了她那么久!医生说,他的胃病很严重,已经拖得太久了。

        “好了,我以后不喝酒了,一定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萧凌尘坐起身来,又拉住她的手。

        “你自己的身体什么情况你不知道?明明不能喝酒你还喝!”

        “爹地,酒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以后不要喝酒了。”小宝伸出柔软的小手,抱着萧凌尘的手呵了呵气:“爹地你有没有不舒服,你昨天晚上都没有回家,我帮你摸一摸。”

        小家伙以前生病了不舒服,也会让爹地帮他摸摸。

        萧凌尘望着眼前这个乖巧懂事的儿子,微微一笑:“乖儿子,其实你的爹地是……”

        “宝贝,去外面把爹地的药拿进来,爹地晚上忘了吃药。”苏语兮适时打断他。

        “胃出血这么严重,为什么不在医院观察几天,这么快搬回来,真的没有问题么?”苏语兮又是一阵埋怨。

        “你为什么不让我告诉他?我告诉他实情,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带着小宝回到裴慕白身边了。”萧凌尘凄凄一笑。

        “你在说什么胡话,小宝从开口说话就叫你爹地,你突然告诉他他的爹地是别人,你让他怎么接受?还有,我们已经结婚了,不要想那么多,安心养病可以吗?”兮兮本来是想和萧凌尘分开的,可是萧凌尘现在这样,她根本没办法离开。

        “妈咪,药根本不在外面,你在逗我!”小宝从客厅走进来,什么都没找到。

        “好了乖,妈咪记错了,快去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苏语兮叹了口气。

        “妈咪,爹地怎么了?是不是生了很严重的病?”小宝三步一回头,今天的爹地好憔悴啊,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憔悴的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