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宁网 - 武侠修真 - 剑酒寻花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搏命换笑谈(下)

第五十一章 搏命换笑谈(下)

        一条水蓝软毯沿着狭长的过道铺了开去,软毯极厚,侍者即使推着装满美酒与珍馐的精制小车快速走过,也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过道两侧墙上每隔数十步便镶有一对精工烛台,用打磨得极薄的各色晶石片拼嵌成灯罩,那五色的光芒幽幽绽出,映射在那条水蓝软毯之上,烛光影动,越发显得此处奢华迷醉,如若深海龙宫。

        那侍者走着走着,突然双膝一软失去知觉,还未等他倒地,便被角落处闪出的暗影一把接住。

        方才剑九一眼见到寻花,便知她被人控住心神,但他放出精神力追踪而去,却发现主控之人并非那贵族男子,于是悄悄缀在田执事身后,想进一步探查清楚。

        田执事在竞技场各处例行内巡视一圈,剑九便也对此处有了大致了解,更得知那男子竟是东海国皇室,当今东海女帝的幼弟渊亲王。

        这位渊亲王不喜政事,却极沉迷打斗赌博,女帝溺爱,索性将这竞技场连同周边数个岛屿划与他作封地,自此他便一发不可收拾,再无顾忌,终日厮混其中。

        竞技场中的顶级赛事,寻常百姓也观看不起,渐渐也就成了各路贵人的娱乐消遣,之后又演变为这些人的富贵赌局。

        此风一开,又得皇室默许,便日益盛行了起来。许多有钱有势的贵族巨富或为捞金,或为颜面,纷纷开始物色一些决斗高手,重金也好,威逼也罢,用尽手段将其纳入麾下,在竞技场中打排位赌局,为他们搏命搏利。

        今日本无赛事,但不知渊亲王从何处得了这名玄女,竟是急不可耐,临时要求加开这场赌局!

        风神本无主,乃是竞技场直接签下,竞技场又是城主坐庄,硬要说来,风神便也算是连珠城主麾下。

        没有任何准备就贸然对赌,本就少了一波宣传组局的巨利,即使赢了也会得罪渊亲王,加之不知玄女底细,城主一开始并没有同意。

        可那渊亲王从小到大,哪里有过想要的东西得不到手的,当下便耍了无赖,若是城主不允,他便要将封地内所有商税立刻翻上三成。

        虽然明知他骄横耍赖,但城主也不想为了区区一个斗士得罪皇室,头疼之下,城主只得半被挟持,半为了打发他,勉强同意了这场对赌。

        这赌局是渊亲王主动提出,城主原想着以风神能耐,万一手重将玄女打死,拳脚无眼,最多也就是捏着鼻子赔礼道歉,也就把这祖宗打发过去了。

        可没想到玄女居然比他想象中厉害许多,加之风神在他授意下放水试探,一开局便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竟然输了!

        由于是对赌,有关这场决斗的一切细节都被捂了下来。消息传到田执事这里,只知道风神不但输了,还受伤颇重,只怕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再也无法参加任何决斗。

        城主唤他过去善后的时候,脸色阴沉得几乎都要滴出水来。

        渊亲王赢了赌局,自是兴高采烈眉飞色舞,一路耀武扬威地回了自己房间休息。只是竞技场这边,也就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对外宣称擂主更替,将那红木漆牌赶紧换掉了事。

        ……

        此刻剑九打晕前往渊亲王房间送酒水吃食的侍者,换上衣服便垂首将车推入房间。

        这房间位于竞技场顶层,比其他贵宾区还要大些,布置又极尽奢华,剑九只看见渊亲王远远坐在内厅,两只脚大摇大摆地跷在对面桌上,摆弄着手中什么东西。

        寻花还是刚才模样,立在他旁边,一动不动,仿如木偶一般。

        他刚要继续推车往里走,突然被一股力道隐隐拦住,那小车到了离内厅还有数步距离,竟然再也推进不了半分。

        幸亏他心思敏捷,怕有什么高手暗伏露出马脚,一开始便卸了全身内力!

        这股神秘的力道一来,他瞬间就发觉在那渊亲王对面的软椅之上,还坐着一个人!

        只是那张软椅十分宽大,椅背又几乎将此人遮了个严实,这才未曾一开始就发现。

        “滚。”

        剑九耳边响起一个有些苍老,但又十分漠然的声音。这声音虽然淡漠,却像是蕴藏着一股杀意,似乎他再不离开,就永远也不用离开了。

        他借势假装受到惊吓,一边往门口不住脚地退了几步,一边掌风一拨,将门远远合上,自己却一闪身,隐入暗处。

        “师父,玄女果然厉害,没几下就把风神给废了!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好的坯子?”

        见侍者已走,渊亲王迫不及待地开口,语气之中满含兴奋。

        “渊儿,此女乃是大熙皇室,你用她如此高调打擂,实在是有些太莽撞了。”

        那苍老的声音复又响起,虽有一丝不满,但更多却是宠溺与无奈。

        “怕什么!大熙离这里远得很,我把她脸蒙了,鬼知道她是谁!再说了,大熙皇室又怎样,他们大熙的皇帝不也是我们……”

        “渊儿!”渊亲王还未说完,就被老者打断。

        “你这口无遮拦的性子,也该改改了!不说为东海国,为陛下考虑,就算是……”

        “知道了师父!就算不为东海国和姐姐考虑,我也该让师父省省心!是渊儿不对,让师父天天操心,但这么多年师父待渊儿这么好,只怕也是开心的,对不对?”

        “你这张嘴啊……”

        老者语中带笑,溺爱之情尽显。

        “虽然我们用人偶已是作弊,没想到那风神居然也是个偃甲人!他占据擂主之位这么久,从来没有人发现过!要不是今日玄女将他打得四分五裂,我们都还被城主蒙在鼓里!”

        “……为师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不妥。今日你也玩够了,此女身份敏感,为师还是收回,以免徒增是非。”

        “师父借都借了,借一天也是借,借十天也是借,不如再借渊儿玩几天,我再打两场,过过瘾。”

        “你还想再打两场?不行!”

        “师父师父师父!”一阵无赖的声音围着那老者转了好几圈,若非剑九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只怕都要怀疑此刻渊亲王已经躺在地上,满地打滚了。

        “师父不疼渊儿了!”

        “渊儿,你都这么大人了,师父和你讲些道理,你好歹也听听。不是师父不疼你,你今日也看到此女决斗手段了,为师虽将她神识锁在控魂珠内由你操纵,可她原本就有控神底子在身,为师一旦不在你身边,让她挣脱出来,如何是好!”

        “那你就陪着渊儿啊!”

        “不可胡闹。为师身份,怎能公开出现在这种地方。”

        “那你想办法,把她元神再锁牢些!”

        “再锁牢些,只能再用魂针打入她七窍,与百会、风府、哑门互为牵制,但……”

        “那不行,百会风府哑门也就算了,打入七窍,脸是不是就废了,那得多难看啊!”

        “渊儿!”这哪是难看不难看的事情……

        “渊儿莫要闹了,今日你打这一场,她就已经几乎挣脱数次,为师已是提心吊胆,无论如何,师父都不会再让你冒此奇险,万一出事,我如何对陛下交代!”

        “师父不答应,照样不好交代!”

        见老者无论如何都不松口,渊亲王纠结沉默了片刻,似是让了一步:

        “要不这样吧,就按师父说的,你锁她七窍便是。七窍一上魂针,这脸就没法看了,让人给她打个面具吧!我想想看做个什么形状的……”

        “……”

        那老者未再说什么,既未答应,又未拒绝。

        见师父已经有些松动,渊亲王又乘胜追击道:

        “我保证,三日之后必定归还,然后好好跟着师父修炼,好好听师父的话!”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