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宁网 - 网游竞技 - 世界破破烂烂,幼崽缝缝补补在线阅读 - 第 65章 掌印:以后便会懂

第 65章 掌印:以后便会懂

        “爹爹!”

        沅沅抱着小猫坐在彩芝怀里,又不甘心的喊了一声。

        回到望月楼裴知晏才回首瞧她,抬手捏了一把她的小脸。

        “喊了一路,渴不渴?”

        “……”

        沅沅直接转头,从彩芝怀里跳下去,抱着小猫去了偏殿。

        孩子又生气了,看背影就知道她走的很用力,跟个冲天炮似的。

        “掌印大人,我去看看姑娘。”

        彩芝冲他行了个礼,连忙跟了上去。

        “姑娘别生气,裴掌印不回应您或许是有苦衷呢?”

        她也不懂掌印为什么突然就变了脸,但看刚才的样子也不像是厌弃了。

        “坏爹不理我,我也不要理他。”

        沅沅拿着小碟子喂小猫吃食,嘴唇抿的直直的。

        “您莫要生气,气大伤身。”

        彩芝揉揉她的脑袋,瞧着她最近好像白了些。

        一直到晌午孩子都没从偏殿出来,这两日父女俩都是一块儿用膳的。

        孩子突然不愿意出来,小福子也只好硬着头皮进去问要不要分开吃。

        “不必,和往常一样。”

        裴知晏去偏殿寻她,孩子正和小猫在榻上玩羽毛。

        “该吃饭了!”

        他从未见过这么容易生气的小孩。

        不知是不是他从前没有哄过别人的原因,总觉得这孩子格外难哄。

        叛逆的沅沅假装没听见,拿着手里的孔雀羽毛继续逗小白。

        这下轮到老头爹吃闭门羹。

        “你怎的这般小气?”

        裴知晏在床榻上坐下,夺走她手里的孔雀羽毛。

        “坏爹!污蔑小孩!”

        沅沅见他倒打一耙,直接往后一仰,四脚朝天的躺在床上。

        “我何时污蔑过你?反倒是你动不动就发脾气,皇子公主都没你这么大的气性。”

        裴知晏整天哄她也是会有情绪的,这次打定主意不会先低头,直接将她从床上强行抱起。

        结果,孩子躺在床上什么样,抱起来也什么样。

        维持着一样的姿势,四肢硬邦邦的。

        裴知晏是个很严肃的人,一般情况下不会笑除非是忍不住。

        怎么会有人僵的跟木头一样。

        偏孩子还能绷着脸,圆溜溜的大眼瞪着他。

        小姑娘家家的多少还是要留些颜面,不能直接这样抱着出去。

        “我不是告诉过你,在外面不许叫我爹爹。”

        “为什么不能叫?你是不是不想要我?”

        沅沅不懂两者有什么区别,怀疑他是在嫌弃自己。

        “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就会明白我为何这样。”

        裴知晏没打算让她一直住在宫里,等过一阵子外面的私宅安排好,就让她出去住。

        届时让她拜自己的心腹刘将军为义父,有个好的出身,以后便能安稳的过一辈子。

        “都说等我长大了就知道,那为什么不能现在告诉我?”

        这句话沅沅也听吴提督说过,可等她长大还要很久。

        “你还小不明白我是个怎样的人,稀里糊涂的跟着我,以后是会后悔的。”

        裴知晏很清楚自己如今所做的一切,日后必会被载入史册,受后世唾骂。

        未来的事情难以预料,倘若自己有天从高位跌落。

        她作为一个奸佞的义女会遭受什么?

        正是因为把她当做孩子看,才不愿她落得和阿娘一样的下场。

        “我不后悔!”

        爹爹就是爹爹,她是爹爹的孩子。

        “你根本就不明白。”

        “你就是不会喜欢,不想要我。”

        “我若是不喜欢你,便不会为你谋划以后,你且好好想想。”

        裴知晏甩袖离去,也不指望她能想明白,先让她自己冷静冷静。

        “啊啊……”

        他刚走出院子,偏殿就传来孩子的哭声。

        裴知晏听到她的哭声,心里也没好受到哪里去。

        让她伤心一场总比以后丢了命强。

        看着掌印离开,彩芝连忙进去哄她。

        沅沅抽抽搭搭的把刚才爹爹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自古以来王朝更替,没有任何一个朝代可以长盛不衰。

        如今在裴知晏控制下的大庆,早已民不聊生、哀鸿遍野。

        近年多了不少起义军,打着除阉狗安天下的旗帜,得到了不少响应。

        彩芝心里对他有恨,是因他心狠手辣,纵容皇帝祸害宫女。

        曾经和她一起做过事的宫女,模样好些的大多都已香消玉殒。

        其实更多的是害怕,担忧自己哪天也悄无声息的死在宫里。

        但是听着孩子说的这些话,她竟也从这样一个冷血的人身上,看到了父母之为子的苦心。

        “姑娘,掌印是个好爹爹,你该听他的。”

        出于自己的私心,她也想让这孩子平安的活着。

        小孩子是想不到以后的,沅沅只清楚爹爹有意疏远她。

        “唉…”

        彩芝叹了口气,明白她想不通。

        有时候孩子对父母的爱比父母对孩子还要多。

        或许她以后知道了后果,仍然还是会选择坚定的站在掌印身旁。

        小家伙哭累了便躺进被窝里,搂着小猫睡觉。

        裴知晏这一走便是五天,他的仇敌又被灭了一家。

        他总是一声不响的就离开,沅沅这几天见他不再,心情更是低落到了极点。

        尽管彩芝不断宽慰她掌印是去办事,而不是刻意冷落她,仍没有什么作用。

        小福子在院子里搭了一个兔圈,两只小兔子都养在里面,每天都仔细打扫没有怪味。

        裴知晏踏进宫门时,沅沅正弯着身子在喂兔子,没察觉到有人走到了身后。

        几日不见,她看起来憔悴了许多。

        彩芝主动向他汇报了沅沅的日常情况,状态不是很好。

        “为何不好好吃饭?”

        裴知晏原想着五天过去,孩子就算想不通也不会继续赌气。

        “我吃饭了…”

        沅沅小手摸着兔子的脑袋,本来还是生气的,可看到他突然又不是很气了。

        “吃饭和好好吃饭是两回事,就算是生气也不要亏待自己的身体。”

        裴知晏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想和她较劲的同时,又不忍看她难受。

        他蹲下身给孩子擦了擦手,抱着她回正殿,吩咐小福子让御膳房做些吃食来。

        孩子这会儿安静的坐在他怀里,一声不响,很乖巧却也让人心里不踏实。

        “知道我这几天去做什么了吗?”

        “不知道…”

        “我去杀人了,我杀过很多人,沅沅,我不是个好人,我会替你找个更好的父亲,让你平安喜乐的过一辈子。”

        裴知晏路上想了很多,总说以后会懂这种话她理解不了。

        那不如就都告诉她,她还小自己不过陪了她半个月,在她生命里留下了点微不足道的印记。

        这些都会随着时间冲淡,以后都会忘掉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