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宁网 - 网游竞技 - 世界破破烂烂,幼崽缝缝补补在线阅读 - 第 64章 掌印:大灰、小黄、小白

第 64章 掌印:大灰、小黄、小白

        “小灰也喜欢吃糖…”

        沅沅小手肘着脸哀叹一声,瘪瘪嘴眼泪又开始往外涌。

        “你怎的就知道老鼠爱吃糖?”

        裴知晏记着数,这是她今天哭的第五场,哭的时间不长,但总是要挤两滴眼泪出来。

        “我就是知道,你根本就不了解小灰。”

        沅沅吸吸鼻子,她好好的一只老鼠,就变成薄薄一片啦?

        “我为什么要了解一只老鼠…”

        “你说什么?”

        “我没说话…”

        裴知晏被她哭的心烦,短短几日他感觉自己都快变成大善人了。

        龙须糖最终还是一口没吃,孩子夜里睡觉也背对着他睡。

        如果是以往他觉得隔开睡也挺好的,他不太爱和人挨得太近。

        但今天孩子憋着一肚子气,他便想着哄两句。

        手刚碰到她肩膀,她就用力躲开了,像条滑溜的泥鳅。

        没有什么比生气的孩子更难抓。

        沅沅因为小灰的离世emo了一整天,大清早起床也神情恹恹的。

        爹爹每天天不亮就离开了,她顶着睡的乱糟糟的头发去洗漱。

        小福子见她出来,语气欢快的拉着她跑进院子里。

        “姑娘你快看,掌印大人让人送了这些回来。”

        沅沅还有些迷糊,看见院子里的兔子和小猫,顿时打起了精神。

        一灰一黄两只兔子,小小的耳朵很长,在院子里蹦来蹦去。

        还有一只长毛的狮子猫,两只眼睛是宝蓝色,如大海一般清澈,很是温顺亲昵的蹭着她的手心。

        “这下姑娘可该开心了,有这么多小动物陪着您玩儿。”

        彩芝拿了菜叶子给她,两只兔子立马围过来啃食,嘴巴左右咀嚼着。

        “大灰、小黄、小白…”

        沅沅指着三小只挨个取了名字,按颜色分类。

        有了新宠物的陪伴,她可算开心起来,吃饭时都要抱着小白。

        小白的脖子上带着红绳编制的项圈,上午御花园里凉快,她抱着小猫出去遛弯。

        “裴掌印收义女的事可是真的?”

        徐贵嫔穿着娇艳的华服,手持扇子步态婀娜。

        “奴婢不知,不过这事传的沸沸扬扬的,就算不是关系恐怕也不简单。”

        一旁服侍的丫鬟小声回应,上头说了不许再提这事,怕被人听了去。

        皇帝暴虐荒淫,想要在宫里生存下去,必得找个强有力的靠山。

        宫里不少太监和宫女对食搭伙过日子,太监虽比常人多挨了一刀,但毕竟也是凡夫俗子。

        一个人孤独久了,肯定也需要个知冷知热的人陪着。

        而徐贵嫔想做裴知晏那个知冷知热的人。

        有了依仗她在宫里也能好过些,只是一直找不到接近的机会。

        前日听说他宫里多了个孩子,自己或许可以从这方面下手。

        她已经打听清楚了,那孩子经常到御花园来。

        先跟孩子打好关系,以后便有机会接触裴知晏。

        远处的杏花道上,身穿红色衣裙的小姑娘怀里抱着一只小白猫,慢腾腾的挪着步子。

        身后的婢女手里捧着刚采摘的新鲜花朵,在给孩子编织花环。

        “这是哪家的姑娘?瞧着有些眼生。”

        徐贵嫔言笑晏晏的朝她走去,蹲下身准备摸她的脑袋。

        “娘娘,掌印交代过不许外人近姑娘的身。”

        彩芝毫不留情的挡了回去,前日流言传的满宫皆是。

        宫里统共就五位皇子公主,做出不识眼前人的姿态未免也太假了些。

        “……”

        徐贵嫔的笑僵在了脸上,把眼前的孩子打量了一通。

        相貌平平无奇,也不知哪里招人喜欢。

        “大胆,娘娘你也敢阻拦!”

        一旁的贴身宫女立马出声喝止,替自家主子撑腰。

        “那你说我是该听掌印大人的,还是该听你们娘娘的?”

        彩芝对徐贵嫔有些了解,是青楼的花魁娘子,曾经也得宠过一阵子。

        不过皇帝喜新厌旧,不出半个月便厌了。

        宫里的妃子多的数不过来,好多都是皇帝胡乱封的。

        像她这样没有宠爱又没有娘家撑着的后妃,日子并不会太好过。

        “……”

        宫女顿时哑了火,连皇帝都是裴知晏手里的玩意儿,谁又敢不听他的。

        “姑娘,我们走吧,别搭理她们。”

        彩芝带着孩子从她们身旁穿过,真当旁人都傻,看不出她们揣的是什么心思。

        刚才她压根没从徐贵嫔眼里看到对孩子的喜欢。

        “彩芝姐姐,你真厉害!”

        沅沅听话的跟着她往前走,刚才那两个人看起来凶凶的。

        “不过是斗个嘴,有什么厉害的。”

        彩芝把编好的花环给她戴上,自己刚才不过是借了裴掌印的势。

        不然她一个宫女哪敢这么跟娘娘说话。

        她的家人早就没了,在宫里也没个依靠。

        起初被调到望月楼来还提心吊胆的,没想到姑娘从不拿她当奴才看,还跟在她身后叫姐姐。

        这样的日子于她而言已经足够,她只想守着姑娘好好长大。

        可徐贵嫔并没有放弃,在她们身后慢慢跟着。

        这御花园也不是她们一个人的,彩芝虽看着碍眼,也没有由头驱赶她们。

        皇天不负有心人,机会还真让徐贵嫔给逮到了。

        裴知晏办完事从宫外回来,正好和抱着小猫的孩子碰上。

        “爹爹!”

        沅沅抱着小猫冲他奔去,昨天的杀鼠之仇已经被可爱小猫给抵消掉。

        “不许叫我爹爹!”

        裴知晏的手指抵着她的额头,不似在望月楼时的温柔,整个人都透着生人勿近。

        “爹爹!”

        沅沅又喊了一声,以为他是因为自己昨晚不理他,在生自己的气。

        “闭嘴!”

        裴知晏的声音不大,但明显透着不悦,在外人看来他不大喜欢这个小孩。

        说罢他便转身离去,不再多看孩子一眼。

        “爹爹?”

        沅沅不明白他又怎么了,抱着小猫跟在他屁股后面。

        孩子连续叫了几声,也没得到回应,仍亦步亦趋的跟着。

        徐贵嫔看此情景明白过来裴知晏为何会下那样一道命令,看来他根本就不喜欢这个孩子。

        留着或许是还有其他作用。

        “裴掌印,本宫有话想跟您说。”

        她手持团扇半遮面,露出一双风情万种的眼睛,站在荷花池旁的柳树下,声音柔媚动听。

        可惜对方也没有为她停留。

        人就在眼前,错过这次下次不知何时还能有机会。

        徐贵嫔心一狠,直接冲着裴知晏倒了下去。

        已经做好千娇百媚的姿态,准备躺进掌印怀里的她,直接被一脚蹬进了荷花池里。

        “天气太热,娘娘就好生在荷花池里醒醒神,洗干净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沅沅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下意识的伸手想拉她一把。

        “不许多管闲事!”裴知晏将她的手推了回去。

        彩芝见状连忙抱起孩子跟上,不敢多做停留。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