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宁网 - 网游竞技 - 世界破破烂烂,幼崽缝缝补补在线阅读 - 第 58章 掌印:虽坏实美

第 58章 掌印:虽坏实美

        “哭什么?又不是我绊的你。”

        裴知晏不会抱孩子,抬手揪着她的衣裳,将她放在自己的胳膊上兜着。

        “啊啊…哇啊…”

        孩子哭闹起来根本不听他在说什么,小手揪着他的寝衣,哭出了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架势。

        尖锐的哭声顺着三层的轩窗飘了出去,在整个望月楼回荡。

        彩芝和小福子站在院子来回踱步,看着正殿顶层亮着的灯火,只能干着急。

        两人虽和沅沅相处了没多久,但这孩子不哭不闹的,对她们也很贴心,多少是有感情的。

        “怎么哭的这样厉害?该不会是和掌印大人闹了起来吧?”

        “应该是的,掌印大人阴晴不定的,万一姑娘哭的厉害,他一怒之下把姑娘给…”

        “你胡说什么?”

        彩芝厉声打断小福子的话,心里也没有底。

        裴掌印在宫里是人人都害怕又想攀附的存在,没人能摸的准他的脾气。

        若真受不了沅沅的啼哭,一气之下砍了她也是有可能的。

        裴知晏见她哭的厉害,学着印象里奶娘哄妹妹的动作,轻轻的拍了她两下。

        “别哭了!”

        可惜还是没用,孩子哭闹不止,眼泪就跟个泉眼儿似的,有流不完的水。

        沅沅的肤色略微偏黄,哭起来咧着嘴眯着眼睛,可怜之中又有点丑萌。

        “哭的真丑…”

        裴知晏烦躁的在她脸上抹了一把,给出一句中肯的评价。

        此话一出,孩子的哭声又拔高了一个度,气的小手在他怀里来回的扑腾,揪掉了他几根白头发。

        “把嘴闭上!”

        裴知晏也生了满腹的厌烦和疲倦,直接一撒手将她扔到了床上。

        不过手上还是留了几分力,没有给她摔出什么好歹。

        沅沅落在床上,就着这个姿势继续哭了下去。

        “……”

        裴知晏坐在凳子上,拿起茶壶倒了一杯冷茶喝,心里的燥火仍难以熄灭。

        这种时候他就应该一走了之,让她爱怎么哭就怎么哭,哭累了就歇了。

        可他心头梗着一口气,总觉得自己要是现在走了,就像怕了她似的。

        可继续待下去他的耳朵都要快炸了。

        他现在是真的想一把掐死这孩子了事。

        沅沅哭累了,哼唧了两声坐起来,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怎么?哭累了?”

        裴知晏眉头紧蹙,孩子停止哭泣的这几秒,让他头一次感觉到清静是多么珍贵。

        “啊啊……”

        谁知沅沅只是那个姿势趴麻了,坐起来换个方式继续嚎。

        哭嚎声响起的那一瞬,裴知晏的耐心彻底崩塌。

        他非要砍死这个只会嚎叫的小玩意儿。

        当他拔出剑指着孩子时,心一下又平静下来。

        明明就不到三寸的距离,他就是刺不下去。

        “不许再哭,不然我真的杀了你。”

        “宿主,别哭了,他是真的想杀你…”

        007检测到了攻略目标的情绪波动,他现在是真的起了杀念。

        可是为什么好感度面板数据上涨了?

        从百分之一到了百分之十。

        它第一次遇到杀意和爱意能同时上升的怪事。

        “沙…沙……窝…不想…想…佛…了…”

        沅沅脖子往前伸去,坏爹没有一天是不想杀自己的。

        满足他好了!

        拿去吧!

        都给他!

        看着她脖子凑上来,裴知晏剑锋一转,一旁的桌子被劈碎成了渣子。

        “我看你真是活腻了,不要以为跟我套套近乎,我就真的舍不得杀你。”

        她这副不知死活的样子,惹得裴知晏心头怒火更盛。

        耳侧是尖锐的哭声,心里有一种超脱他控制的情愫在作乱,

        “啊!”

        他低吼一声,手持长剑在空中随便挥了两下,在空气里发出破空声,足可见他有多恼怒。

        耳侧的哭声突然停了,沅沅盯着他手里的剑,觉得他刚才耍的那两下有点意思。

        “……”

        裴知晏见她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剑上,有抬起挥了两下。

        他剑术高超,每一个招式都凌厉迅捷,有划破长空剑指天下的浩气。

        看着他舞剑,孩子果然不哭了,吸吸鼻子盯着他瞅。

        剑术不仅可制敌,亦可用做观赏。

        三千白丝随着他的动作飘动,没一根都好像精心设计过,飘的恰到好处。

        肢体有力量,舞动的姿势也颇具美感,画面赏心悦目。

        老头爹虽坏,可实在美丽。

        舞了两个来回,裴知晏收剑,目光移向孩子,见她瘪着嘴又要哭,只好又接着舞。

        阁楼的哭声停了,彩芝和小福子的心也凉了。

        刚才只听到轰的一声响,孩子就没了声响。

        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孩子歪在床上睡了。

        裴知晏将剑搁在桌上,打湿了手帕擦拭孩子脸上的泪痕。

        除了刚进宫那几年,他已经很久没做过伺候人的活。

        看着孩子安静的睡颜,他咬着牙骂。

        “狗东西!”

        天还没亮,他换了衣裳将头发简单束起。

        拿起佩剑走前看了一眼床上的孩子,暗暗发誓早晚要弄死她。

        看着掌印出来,小福子和彩芝都垂着头站在廊下,不敢表露出一丝伤心。

        裴知晏路过他们,冷冷的丢下一句:“给我看好她。”

        “是…”

        两人打了个寒噤,连连应下。

        等人出了望月楼,才抬起头互相对望。

        “掌印大人的意思是…孩子还活着?”

        彩芝松了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闹成这样都还活着,看来姑娘是真的受宠。

        “谢天谢地…”

        小福子也跟着高兴起来,宫里的人命不值钱。

        可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若是平白无故的死了,也是够他伤怀的。

        裴知晏今日没有穿官服,手里拿着长剑穿过昭德门。

        这个是百官上朝的必经之路,不少穿着官服的大臣迎面走来。

        看到他都远远避开,或露出鄙夷唾弃的神色,更有疾言厉色者已经低骂起来。

        “一个没了根阉狗,不仅巧言令色,谄媚圣上。

        。

        如今都敢佩剑在宫中穿行,简直是目中无人,倒反天罡,大庆之灾祸。”

        翰林院学士张昌一脸怒气的盯着裴知晏的背影唾骂。

        恨不能替天下人将他脱衣示众,千刀万剐,以慰惨死在他手里的亡灵。

        “小声些,莫让他听到了,王尚书前几日才被抄了家。”

        一旁的官员低着头小声提醒,怕殃及自身。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