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宁网 - 网游竞技 - 世界破破烂烂,幼崽缝缝补补在线阅读 - 第 57章 掌印:还想耍我?

第 57章 掌印:还想耍我?

        “好!”

        沅沅拉着她的手,跟着她往前晃悠。

        小孩子没什么防备心,见她说话温温柔柔就跟着走了。

        小福子也连忙跟上,冲抱着荷花的彩芝使了眼色,让她回去跟掌印大人通报一声。

        静妃是宫里少有的好脾气嫔妃,常年吃斋念佛,很少出来走动。

        但事关掌印的义女,他也不敢掉以轻心,稍有差池他的脑袋恐怕就要搬家。

        “你的手好冷!”

        沅沅捏了捏她的手指,握了这么久还是凉凉的。

        “是不是冰着你了?”

        静妃自幼体寒,夏日也比旁人穿的厚些。

        “没有,我帮你捂捂,一会儿就不冷了。”

        沅沅两只小手都握着她的手,想把她的手捂的热一些。

        “……”

        静妃看着她的动作,眼泪猝不及防的掉了出来。

        自己曾经也有个女儿,不到半岁便夭折了。

        若是她的女儿也活着,应该跟她差不多大。

        “你怎么哭了?”

        沅沅不喜欢看别人哭,抬着手想帮她擦擦眼泪,可惜够不着。

        “没事,只是想起了点伤心事,要不要去我宫里坐坐,有好吃的糕点。”

        静妃蹲下身将她抱起,小小的一个抱在怀里软软的。

        “娘娘,您身子不好,还是奴婢替你抱吧。”

        老嬷嬷伸手欲从她怀里将孩子接走,被静妃抬手挡了回去。

        “无妨!”

        静妃居住的宫殿离这里不远,内里清新雅致种了不少花草。

        宫女端了刚做好的糕点和解暑的酸梅饮,放在院里的石桌上。

        沅沅很喜欢样式精致好吃的点心,一口气吃掉两块桂花糕和马奶糕。

        “小心,别噎着。”

        静妃拿着帕子擦拭她嘴上的碎屑,觉得她吃糕点的样子甚是可爱。

        吃完糕点,沅沅又喝了一小杯酸梅饮。

        不多时外面来了通报,东厂提督求见。

        是裴知晏让他来接孩子回去。

        桌上的点心还有不少,沅沅指着桌上的桂花糕:“我可以拿一点这个走吗?”

        这个味道最好,她想带一点回去。

        静妃吩咐宫女给她拿了个小食盒全都装上。

        “坏爹在干什么?”

        沅沅坐在吴贤的胳膊上,冲静妃挥了挥手。

        “掌印在等您回去,往后少来静妃宫里。”

        “为什么?”

        “日后你便懂了。”

        静妃的父亲是御史台的御史,骂掌印骂的最狠。

        而静妃明知她的是望月楼的,还刻意接近,保不齐怀的什么心思。

        吴贤看着她天真的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

        也不知掌印是怎么想的,居然会把她留在身边。

        这孩子还真是命大。

        夏日天暗的晚,一行人回来时裴知晏正在用晚膳,一碟小菜一碗清粥。

        吴贤将她送回来便去忙差事,沅沅费力的提着小食盒放在他身旁的矮凳上。

        “去静妃哪儿干什么了?”

        裴知晏放下碗筷,垂眸看着她。

        “去吃好吃的。”

        沅沅小手摆弄着食盒,研究怎么样才能打开。

        “想吃什么吩咐他们去给你做便是,犯不着跑到别人那里去吃。”

        裴知晏戳了一下她的脑袋,只见她低着头看食盒,也不知她听没听进自己的话。

        “你吃吗?桂花糕!”

        沅沅打不开这个盒子,指着问他吃不吃。

        “特意给我带的?”

        裴知晏目光微滞,从前阿娘进宫,也会带些宫里糕点给他和阿姊还有妹妹吃。

        她倒还有点良心,不枉自己留了她一条命。

        “嗯…”

        沅沅点头,坏爹肯定能打开这个盒子。

        “下次不必带这些没用的东西回来。”

        裴知晏嘴上这么说着,手已经拧开了食盒盖子。

        “你吃…”

        沅沅拿了一块桂花糕递到他嘴边。

        “……”

        裴知晏盯着她的手看了片刻,俯首打算吃掉这块糕点。

        谁知这孩子的手一缩,转头把桂花糕往自己嘴里塞。

        眼看着桂花糕快入嘴,沅沅的眼前略过一道残影。

        反应过来的时候桂花糕已经进了裴知晏的嘴里。

        跟习武之人比手速,她还嫩了点。

        “还想耍我?抱着你的桂花糕给我出去。”

        “……”

        沅沅默不作声的站在原地,拿起一块桂花糕喂进嘴里。

        “我让你出去,不要装聋作哑。”

        裴知晏发现她总是在不断挑战自己的耐心,平白无故让他烦心。

        自从家破人亡后,已经没什么能让他有大的情绪波动。

        “天黑了!”

        “那又怎样?”

        “我要在这里睡觉。”

        沅沅知道睡觉的地方在三楼,她不要再睡在一层的软榻上。

        “去偏殿睡,我让人给你收拾了床铺。”

        “哼!你不早说!”

        裴知晏看她抱着盒子出去的背影,差点没把桌子给掀咯。

        就芝麻大点儿的玩意,怎么这么会气人。

        夜里,彩芝给她擦洗净身子,在房间里打了地铺给她守夜。

        偏殿的屋子以前没住过人,打扫干净后还有股灰尘气,而且通风不是很好,闷热闷热的。

        “怎么了?”

        彩芝见她突然坐起,立马起身过来。

        “我热…”

        沅沅扯了扯身上的寝衣,感觉呼吸都不大顺畅。

        “奴婢给您扇扇,睡吧…”

        彩芝拿了扇子坐在床边给她扇风,慢慢将她哄睡。

        可扇子刚停没一会儿,沅沅就又热醒了,从床上爬了起来。

        “我想出去…”

        她想去坏爹屋子里睡,那里很凉快,不用彩芝一直熬着夜给自己扇风。

        “夜深了,明日再出去。”

        彩芝劝道,可惜孩子不听她的,推开门就往正殿跑去。

        裴知晏还没睡,坐在床边翻阅古籍。

        只听一阵踩楼梯的声音,孩子就抱着软枕闯进他的屋子。

        “出去!”

        沅沅刚进来就遭到了驱赶,小手抱紧了枕头往前走了两步。

        “我想在这里睡觉,太热了。”

        “热就让彩芝给你扇风。”

        “彩芝姐姐一直给我扇扇子会很累。”

        “你倒是会心疼人。”

        裴知晏听着她糯糯的声音,语气不自觉的放柔了不少。

        按年龄算,她这个年纪能懂的别人的不易,已实属不错。

        但她心疼的对象显然不是自己,不然也不会半夜抱个枕头过来。

        “……”

        沅沅见他没有像白天那样凶自己,壮着胆子抱着枕头快步往床榻跑去。

        结果跑的太快没看路,把自己给绊倒了,摔的四脚朝天。

        裴知晏见她摔懵了躺在地上,放下手里的古籍,抬步朝她走去,将她从地上捞了起来。

        “怎么不说话?摔成傻子了吗?”

        “……”

        沅沅看着天花板泪水蓄满眼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连着两日受到的委屈在这一瞬喷发。

        到底还是个孩子,被他又是恐吓又是凶的,早就超过所能承受的范围。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