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宁网 - 网游竞技 - 世界破破烂烂,幼崽缝缝补补在线阅读 - 第56 章 掌印:我的脚不好吃

第56 章 掌印:我的脚不好吃

        沅沅梦到自己被老头爹砍了头,变成了一个没有脑袋小怪物。

        “……”

        裴知晏听着她一声又一声的低喃,总觉得心里像是被什么撕开了一道口子。

        抬手揉着她紧皱的眉心,等眉头舒展开便又将她推到了里侧去,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裳下楼。

        吴贤将奏折全都送了过来,按顺序摆放在书案上。

        皇帝荒淫无道,整日与后妃寻欢作乐,所有的奏章全都由裴掌印批红盖印。

        “衢州发了水患,百姓流离失所,地方布政使上奏拨款赈灾,陛下又要重修宗庙,国库空虚…”

        “先紧着皇帝的应求来,赈灾款先拨一部分出去。”

        裴知晏垂眸看着奏章,如同一尊端坐的佛像,却并没有怜悯众生的圣心。

        “掌印,这圣旨一但颁下去,弹劾您的折子恐怕能垒成山,外面的人都说您…”

        吴贤欲言又止,垂下头不敢再去看他。

        “说我什么?”

        裴知晏目光落在他身上,手中执笔轻蘸着砚台里的墨。

        “……”

        吴贤沉默不语,不愿让那些话扰了他的清静。

        “你不说我也知晓,你若看不惯我的行径,大可跟着他们一并说。”

        “掌印,属下绝无此意。”

        吴贤扑通跪下朝他磕头,自己曾发过誓一辈子效忠于他。

        当年自己办错了差事,被刘秉笔打了二十大板,大雪天的躺在宫道里,差点儿就断了气。

        是他救了自己的命,那时他还不是裴知晏,而是伪装相貌进宫的掌事太监刘培。

        从那以后自己就跟着他,一路被提拔至如今的高位,不再受人欺辱。

        这样的大恩他无以为报,唯愿将性命托付,誓死守护。

        “退下!”

        裴知晏看着他渗血的额头,拂手让他出去。

        沅沅醒来后身侧是空的,她在床上打了个滚才起,小脚踩进绣鞋里趿拉着往楼下走。

        下午凉快了许多,穿堂风拂起裴知晏垂在身后的白发,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幅画。

        老头爹不说话的时候,还是很好看的。

        “谁教你这么穿鞋的?”

        裴知晏瞥了一眼被她踩的折下去一角的绣鞋,眉头不自觉的蹙起。

        都是打哪儿学来的坏习惯?

        “你在干什么?”

        沅沅走到他身侧,踮着脚想看看他刚才在涂写什么,可惜太矮了看不到。

        “把鞋穿好…”

        裴知晏摁住她努力想往抬的脑袋,看着她那双没穿好的鞋就觉得不舒服。

        “我穿好啦。”

        沅沅抬起脚晃了晃,穿的多好,都没有掉下来。

        “谁家鞋是像你这样穿的?”裴知晏蹲下身三两将她的鞋跟抬起来,冷声道:“下次再踩着鞋跟,就把你的脚剁下来喂狗吃。”

        “我的脚不好吃…”

        沅沅吓得两只脚并在一起,往后挪了一点。

        “狗才不管你的脚好不好吃,有的吃便不错了。”

        裴知晏见她知道害怕,才敛去眼底的凶意,抬手又摁了一下她的脑袋。

        “……”

        沅沅脑袋往旁边偏了一点,迈着小短腿跑了出去。

        小福子和彩芝都在外面候着,见她出来便跟上伺候。

        望月楼早就被她给逛了个遍,拉着彩芝的手问还有没有别的好玩的。

        “不如去御花园逛逛,这时荷花开的正艳,可以摘一些放在房中。”彩芝提议道

        “那我去拿风筝,趁着天还没黑可以多玩会儿。”

        小福子也不过十四岁,还是有点子贪玩,让她们先去自己随后跟上。

        孩子还小沿着宫道走了一会儿便累了,伸手让彩芝抱着。

        御花园的景色正盛,只是过往行走的宫女都低着头行色匆匆,不敢在这里多逗留。

        “彩芝姐姐,她们走那么快是不是有急事?”

        沅沅抬手和路过宫女打招呼,没有一个人搭理她。

        “唉……”

        彩芝叹了口气,宫里的宫女入宫前可都是清白人家的好姑娘。

        入了宫原本都是想挣个好前程,日后风风光光的出嫁。

        可谁知进了宫才是一脚踏进了虎狼窝,有点姿色的若被皇帝给看到,都逃不了被糟蹋的命运。

        若运气好点还能封个美人当当,若运气不好当场便死的凄惨。

        只是这话给一个两岁的孩子讲也没什么用。

        “你不要不开心,我不问了。”

        沅沅见她愁眉苦脸,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

        彩芝冲她露出一抹微笑,心里也跟着暖起来。

        御花园的荷花开的正盛,丝丝缕缕的幽香随着风扑鼻而来。

        很快,小福子也举着风筝跟了上来。

        他带着沅沅在空旷的地方放风筝,彩芝去摘些荷花莲蓬回去插瓶。

        “姑娘,你看我们的风筝飞的多高。”

        小福子让孩子拿风筝线轴,自己蹲在她身后操控着风筝线。

        “……”

        沅沅看着飞在高空的老鹰风筝,总觉得自己以前好像也这么放过风筝。

        不过小孩子想不了太多事,很快就跟着小福子笑了起来。

        “前方是何人在放风筝?”

        静妃走在月季花丛的小径上,抬手遮着太阳看向天上的风筝,隐约还能听到孩童的笑声。

        “应该是哪个宫里的小皇子,奴婢扶您过去看看。”

        主仆两人顺着声音找去,见到一个模样普通的孩子和小太监。

        “你们是哪个宫里的?”

        老嬷嬷看着这女孩儿,五官生的也太平凡了些,不像是皇上的孩子。

        “奴才拜见静妃娘娘,奴才是望月楼的。”

        小福子连忙放下风筝,俯身朝静妃跪拜,顺带扯了一下沅沅的衣裳,示意她行礼。

        “你趴地上干什么?”

        沅沅蹲下身疑惑的看他,没读懂他是什么意思。

        “原来是掌印身旁的人,这姑娘是从哪里来的?本宫瞧着眼生。”

        静妃抬手让他起来回话,目光打量着眼前的孩子。

        “回禀娘娘,是掌印大人新收的义女。”

        “过来让本宫瞧瞧。”静妃朝她招了招手

        沅沅往她面前走了两步,仰头看着她。

        眼前女人的头发只用一根簪子绾着,身穿素色的衣裙,面容和善。

        “叫什么名字?”

        “沅沅!”

        “是个好名字,陪本宫走走,可好?”

        静妃拉起她的手,细细的看着她的五官。

        整体看虽然有些平凡,但细瞧还是精致的,等张开了想必也差不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