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宁网 - 网游竞技 - 世界破破烂烂,幼崽缝缝补补在线阅读 - 第 55章 掌印:不杀她的借口

第 55章 掌印:不杀她的借口

        第二日醒来,沅沅躺在老头爹昨天坐的软榻上,身上盖着一件黑色的大氅。

        一旁的小桌上摆着碗阳春面,应该是刚做好不久,还冒着热气。

        沅沅肚里的馋虫被勾了出来,不见外的拿筷子吃饭,香喷喷的面下肚,胃里暖暖的。

        “姑娘,慢些吃。”

        小太监端着热水从门口进来,放在木架上将手帕打湿拧干。

        等她吃完后给她擦拭脸和手,有人进来将碗筷收走。

        “你是谁啊?”

        沅沅看着他陌生的脸,好奇的问道。

        “奴才小福子,特奉掌印大人的命令伺候您。”

        “奴才是什么?”

        “奴才就是像我这样伺候主子的太监。”

        小福子对她的态度很恭敬,听锦衣卫说她是掌印大人认的干女儿。

        宫里想要巴结裴掌印认干爹的宫女太监一大把,从未见过他对哪个施以青眼。

        宫里也有位高的秉笔太监在外养儿子,这姑娘想必就是掌印大人养的女儿。

        掌印大人唯一的干女儿,就算是宫里皇子公主也是比得的。

        “我明白了,你和老头爹一样。”

        兔子说老头爹也是太监,她现在还不理解这意味着什么,只当是一种称呼。

        “老头爹?你是说掌印吗?”

        小福子头一次听这么新奇的称呼,掌印的头发虽然是白的,但长相一点也不老。

        “嗯……”

        沅沅点头,老头爹的称呼真多。

        “小的哪里配和掌印大人比。”

        小福子给她洗干净手和脸,带着她走出正殿去往偏殿。

        偏殿门口候着一位宫女,模样清秀。

        “这是彩芝,她带姑娘去沐浴更衣。”

        望月楼只有几个看守的侍卫,他和彩芝都是临时调来的。

        正殿是掌印住的地方,侍卫交代过他们没经过允许不可随便进出。

        洗完澡彩芝给她换上藕粉色的夏衫,睡的杂乱的头发也梳成了的双髻,簪了两朵漂亮的珠花。

        人靠衣装马靠鞍,收拾一下看着舒服多了,整个人都变的清爽。

        小福子带着她在院子里玩捉迷藏,小家伙玩累了就坐在廊下乘凉。

        “姑娘,您可真幸运能认掌印大人做干爹。”

        “他不是我干爹,是亲爹。”沅沅纠正道

        “亲爹?怎么可能?掌印大人十三岁就入宫了。”

        小福子只当她年纪小在胡说,而且裴掌印对女人没兴趣,连对食也不曾有。

        “反正就是!”

        “你跟掌印大人长的一点都不像,掌印大人长的跟神仙似的,你有点难看。”

        “你真没礼貌,你长得丑我都没说你。”

        沅沅不开心的瘪着嘴,她还没长大,或许长大就能变好看。

        “……”

        小福子沉默了,他长的确实不是太好看,但也还看的过去。

        “可你真的和掌印大人不像。”

        “像,兔子说老头爹小时候也不好看像猴子。”

        007说的话沅沅只记得比较有趣的。

        这句话刚好传进裴知晏的耳朵里,他站在廊下看着正在晃腿的孩子。

        他小时候确实长的不太好看,阿娘常打趣他小时候像只小猴子。

        她是怎么知道的?

        “什么兔子?我看你……”

        小福子刚想反驳她,余光看到不远处的裴掌印,立马起身向他行礼。

        “跟我进来。”

        裴知晏瞥了小家伙一眼,示意她跟上。

        “我不去…”

        沅沅可还记着他要砍掉自己的脑袋,和关小黑屋的事。

        可惜硬气不过一秒,她就被一只手拦腰掳起带进正殿。

        “是谁送你进宫的?”

        裴知晏垂眸看着站在地上的孩子,胆子还挺肥,竟也敢仰头把他瞪着。

        “……”

        沅沅抿着嘴不说话。

        “我劝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裴知晏见她油盐不进,拿起桌上的长剑,寒光一闪剑刃出鞘,抵在她的脖颈一寸处。

        “兔子送我来的。”

        沅沅缩缩脖子,两只小手摁着他的手背,把剑推回剑鞘里。

        “怂包!”

        裴知晏看着她摁着自己的小手,眼底划过一抹笑意。

        还是这样看起来让人心里舒坦些。

        “我幼时长的不好看的消息,也是他告诉你的?”

        他猜测孩子所说的兔子应当是某个人的代号,这个人对自己的过往有所了解。

        “嗯…”

        “他送你来做什么?”

        “来做你的孩子。”

        “他在哪儿?”

        “我的脑袋里。”

        沅沅戳了戳自己的额头,她脑袋里住着一只会说话的兔子。

        007对她这张嘴已经不抱什么希望,只要攻略目标没有察觉端倪,它也不想再跟她计较。

        “你耍我?”

        裴知晏脸色忽地沉下,看起来阴森可怖。

        “没有,我说的是真的。”

        一大一小对视着,裴知晏没有从她眼里看出说谎的痕迹。

        可她的来历实在可疑,他让手下人去查,也一无所获。

        面对这样来历不明的人,杀掉是最稳妥的办法。

        “出去…”

        他攥紧手里的剑还是没下去手,烦躁的甩袖离开。

        “……”

        沅沅看着他的背影,感觉他有点怪怪的。

        晌午的日头很大,远处传来刺耳的蝉鸣。

        用过午膳后,小福子在殿外守着。

        老头爹不知道又去了哪里,沅沅踩着楼梯上了二楼。

        望月楼总共有三层,二层放着些书籍和瓷器,三层是安寝的地方。

        裴知晏自幼习武耳力过人,孩子刚上二层的时他便听见了。

        这层屋子里放着冰块儿,风从窗台吹进来掀起一阵凉风。

        不见的老头爹正躺在床榻上睡觉,沅沅走到床边蹬了鞋爬到里侧躺着。

        不一会儿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裴知晏侧身看向她,睡着了比在院子里叽叽喳喳的讨喜。

        他自打懂事起就是一个人睡,身旁猛的躺了一个人不太习惯。

        不过中间隔着一段距离,也还算可以接受。

        晚点让人把偏殿收拾出来,就让她住在那里。

        在查清楚她身份前,暂时先留她一条命。

        他在潜意识里又给自己找了个不杀她的借口。

        孩子起初睡的还算安稳,没过一炷香的时间,突然翻身贴在他的背上。

        裴知晏推开她,没一会就又贴了上来,两只小手还抓着他的衣裳。

        “……”

        他转身打算把她推到里面去,结果孩子的手不知怎的就搂住了他的脖子。

        “松开!”

        裴知晏轻轻推搡两下,她就像个狗皮膏药一样越贴越紧。

        “爹爹…”

        孩子嘴里呢喃着,皱着眉像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画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