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宁网 - 网游竞技 - 世界破破烂烂,幼崽缝缝补补在线阅读 - 第 45章 纨绔:定情信物

第 45章 纨绔:定情信物

        之前陈妍和宋闵的事儿,陆朝让人查了,没查出两人有染的证据,这事儿就此揭过。

        吃过团圆饭他看着手机里陆铮的号码,犹豫半天还是没勇气拨过去。

        他的公司发展势头不错,打破原有的付费市场开拓了一条新路。

        但陆铮发展的越好,就越显得他那天的嘴脸有多吝啬刻薄。

        参加酒会老朋友凑在一起,夸他有个好儿子时,那些称赞的话就像巴掌一样掴在他脸上。

        “……”

        陈妍也得知了这些事,最近整个人的状态都不怎么好,被危机感环伺。

        傍晚——

        陆铮带了不少烟花和鞭炮,和李琰、陈泽他们约了去郊区放烟花。

        小家伙穿着红色的棉袄,用红色蝴蝶结头绳绑了高马尾,整个人红火又喜庆。

        陈泽这次谈的女朋友还挺稳定,过年见了家长,应该好事将近。

        “陆铮,到时候让沅沅来给我们当花童。”

        陈泽女朋友蒋娴拉着孩子的手,过来跟他讨人。

        “可以…”

        陆铮和他们关系挺好的,这点小事自然会答应。

        “我还有个小外甥,和沅沅差不多大,到时候你们两个一起来,站在一块肯定就像年画里的金童玉女。”

        蒋娴年后就要和陈泽拍婚纱照,婚期定在九月份。

        “给你们当花童行,和你小外甥一起当花童不行。”

        刚走出两步的陆铮突然折返回来,冷不丁丢下这么一句。

        “瞧你小气的,我小外甥才三岁,算数都算不明白,用不着这么提防。”

        蒋娴拉着孩子往后退了一点,没想到高冷酷哥还会当女儿奴。

        几个男生把烟花抬到远处放,沅沅跟着女生们在原地等待。

        小家伙嘴甜一口一个姐姐,惹得大家都凑过来逗她,抱着她一起拍照。

        随着一声破空响,烟花在空中炸出美丽的图案,散落如漫天流星。

        沅沅第一次看烟花,眼睛直直的盯着看。

        大家架好相机支架,以烟花做背景拍了几张合照。

        原本给孩子准备的烟花棒,被大家分了分,点燃凑在一起拍照,沅沅也成了流动的吉祥物。

        陆铮小的时候城市还不禁鞭炮,那个时候他爱买鞭炮玩儿,点燃扔进蚂蚁窝里。

        这次他也买了一大盒,点燃扔在地上听响。

        陈泽也拿了几个,点燃了往他脚边扔。

        这种炮就是响声大并没有什么杀伤力,两个人互相丢还挺好玩儿的。

        嘭——

        一个鞭炮落下突然炸出一股恶臭味儿,不知道是那个没素质的人拉的。

        幸好陆铮躲的快,不然屎都要飞身上。

        夜晚风大,臭味直接吹到了人群里,大家捂着鼻子远离。

        沅沅看着放鞭炮的俩人,一脸嫌弃的说:“你们居然玩儿屎!”

        “哈哈哈…”

        一句话一下把其他人给逗乐了,只留陈泽和陆铮尴尬的捂着脸。

        小孩儿的话大家乐一乐就过了,把垃圾收拾干净一起返回市区。

        回到家,孩子已经钻进他的棉袄里睡着了,像个小壁虎一样揪着他的毛衣。

        手机突然收到了一堆转账,是今天晚上跟他们一起出去放烟花的女生。

        那几个女孩儿也都是圈子里的朋友,只是自己跟她们玩儿不到一块儿去,平时很少联系。

        他点开一看备注的都是给孩子的压岁钱,他道了声谢就全部收了下来。

        大年初一,陆铮一早就把礼物提上车,带着孩子去乡下看爷爷。

        说是乡下其实是在靠近市里的镇子上,那里空气好又安静,适合老年人居住。

        陆老爷子也是一个人过年,他身子不好不便来回奔波。

        沅沅趴在车窗旁,好奇的看着周围的景观。

        这里的乡下有青灰色的石墙白色纹路,灰褐色翘起的屋顶,跟她想象中乡村的一点都不像。

        车子在一处幽静的苏式园林别墅停下,佣人已经在门口候着,接过他手里的礼品带着父女俩进去。

        今天还下着小雪,陆老爷子坐在沙发里,膝盖上盖着厚厚的毛毯。

        “太爷爷,新年快乐!”

        沅沅远远的冲他奔来,猛的跳上沙发,在上面弹了两下。

        “新年快乐,让太爷爷看看长胖没有。”

        陆老爷子行动不便,目光慈爱的打量着孩子,比初次见面的时候圆润。

        他原想着父女俩可能要晚上几天才到,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胖了一点,也高了一点。”

        沅沅站起来用小手比划了一下,爸爸说她长高了三厘米。

        “下着雪路滑不滑?在这儿歇上几天,等雪化了再回去。”

        陆老爷子看着落地窗外渐渐下大的雪,青翠的竹子在风雪里沙沙作响。

        “好。”

        陆铮原本就是打算过来住几天的,他往年要到元宵前后才来,今年提前了一点。

        “您的身体最近还好吗?”

        “老样子,到了冬天就腿疼,年纪大了,也就这样了。”

        陆老爷子今年快八十岁,抵抗力不行,身体一年比一年差,药就没断过。

        “我之前学了几道菜,做给您尝尝。”

        生老病死都是自然规律,陆铮也不想就这个话题深谈,起身跟着佣人进了厨房。

        沅沅再熟人面前话很多,滔滔不绝讲着自己在幼儿园的事迹。

        其实也没什么好玩儿的,无非都是些日常。

        陆老爷子常年都闷在屋里,突然有个人在他耳边叽叽喳喳,他感到很热闹也很乐于去倾听。

        热气腾腾的饭菜上桌,陆铮去喊孩子吃饭,听到她正在说自己和陈泽“玩”屎的事。

        “都说是不小心炸到的,再胡说把你嘴巴粘起来。”

        有时候孩子太话唠也不好,一点破事儿全让她给抖落出去。

        不过好在她只跟亲近的人说,不然自己以后都不敢出门了。

        “太爷爷,爸爸欺负我!”

        孩子翅膀硬了,学会告状了。

        “就欺负你,快去洗手!”

        陆铮一把将她提溜起来,带去洗手间洗手。

        “还敢跟我爷爷告状,你真是了不得。”

        “哼!”

        小家伙冲着他臭屁的扬着脖子,结果被爸爸弹了一脸水。

        看着父女俩打闹,陆老爷子心里也跟着温暖。

        这次再见孙子要比之前更开心,想来心里的郁结也散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