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宁网 - 网游竞技 - 世界破破烂烂,幼崽缝缝补补在线阅读 - 第 22章 纨绔:我爱吃什么?

第 22章 纨绔:我爱吃什么?

        “……”

        陈妍的大脑急剧缺氧,泪水从眼角流了出来,整个人都在发抖。

        她从陆铮狠厉的眼神里,看不到任何开玩笑的迹象。

        陆朝和她之间根本就没有情爱,顶多算是亏欠和怜悯,习惯了有她这么个人伺候。

        不争风吃醋,不干涉他的私生活,偶尔还能帮他处理外面那些棘手的女人。

        平日里她和陆铮起冲突,陆朝会象征性的维护一下她的脸面。

        但倘若她真的被陆铮掐死,陆朝绝对会把这事儿掩盖下去,陆家的利益在他眼里永远是第一位。

        储物间门口突然闪进来一个小小的身影,仰头看着眼前这一幕,似乎是被吓到了。

        陆铮也没想真的掐死陈妍,看到孩子进来立马松了手:“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

        沅沅看了看走廊,连忙把储物室的门关上,踮起脚尖够着门把手把门从里面反锁上。

        “爸爸,没有人看到。”

        “……”

        陈妍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是真的被吓狠了,浑身瘫软无力。

        看着眼前和陆铮长的差不多的女孩儿,心头升起一阵冷意。

        这父女俩全都是恶魔,正常小孩遇到这种事,第一反应怎么可能是锁门?

        “你知道我在干什么吗?”

        陆铮垂眸看着孩子,她好像学坏学的特别快,不由得担心自己刚才的行为会被她学了去。

        “知道,爸在做坏事。”

        沅沅和同年龄的孩子不一样,她从小就很会看大人脸色。

        上一世爸妈生气的时候她就少说话,少出现在她们面前,以免被当做出气筒打一顿。

        她不懂爸爸为什么要掐这个阿姨,但拉到角落里就是不想让人看到。

        “那你还关门,不害怕吗?”

        陆铮蹲下身皱着眉看她,孩子这样他实在不知道是好是坏。

        “我不怕,爸爸不会打我。”

        小孩子的善恶观很浅薄,对于很多事情都处于试探的阶段。

        如果被及时遏制,才会懂得不可以这样做。

        如果被纵容,她会觉得这样做没有错,她是可以这样的。

        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部分原因,在于他们的善恶观还尚未成型。

        意识不到人与人之间的差别,许多事都处于试探阶段,没有顾虑所以无畏,就更需要父母的引导。

        “救…”

        陈妍缓过来后立马大声呼救,刚发出一个音节,就被人死死的捂住嘴巴。

        “陈妍,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再来招惹我,不然可就不止今天这么简单。”

        陆铮等她平复下来后才松开手,起身冷冷的凝视她一眼,抱着孩子离开。

        “……”

        陈妍在储物间瘫坐了很久,整个人都处于极大的恐惧中。

        以前的陆铮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会跟她动手。

        这次却跟个疯子一样,她怀疑如果那个孩子没进来,他一定会要了自己的命。

        陆铮抱着孩子找了处僻静的地方,将她放在地上,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

        “沅沅,你要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不可以助纣为虐,懂吗?”

        他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孩子还小,绝对不能养成错误的三观。

        “助纣为虐是什么意思?”

        沅沅仰头不解的看着他,大脑有点过载了。

        “就是知道我做错了,还要跟着我一起犯错。”

        陆铮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没有给她好脸色看。

        “爸爸没有错,错的是别人。”

        沅沅觉得爸爸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小孩子就是无条件偏袒对自己好的人。

        “你说什么?”

        陆铮气的抬手扶额,他以前一直不懂那些追星的女同学,所说的毒唯是什么意思。

        但是他现在好像明白了,这孩子就是他的毒唯啊!

        “沅沅,就算是爸爸也会犯错,爸爸做错了你不应该包庇懂吗?你应该当个正义的小朋友。”

        沅沅看着他,点头道:“懂了!”

        陆铮:“懂什么了?”

        沅沅:“我要包庇你!”

        “……”

        陆铮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他现在才知道原来生气和高兴这两种情绪是能够同时出现的。

        “你不能包庇爸爸,也不能包庇跟你关系好的人,错就是错,对就是对,不能因关系好就是非不分,这样会害了自己。”

        “我不包庇别人,我只包庇爸爸。”

        “我tmd谢谢你!”

        陆铮是真的有点崩溃,一顺嘴连脏话都飙了出来。

        沅沅:“tmd!”

        陆铮:“不许讲脏话!”

        沅沅捂住嘴:“我不讲!”

        孩子的性格有点执拗,跟他小时候很像。

        陆铮觉得自己光说没用,下次绝对不能当着孩子的面做坏事,更不能当着她的面说脏话。

        因为她学的实在是太快了!

        佣人过来喊父女俩去客厅吃饭,陆老爷子也下楼了,坐在主位等他们。

        时隔三年,陆老爷子的头发都已经白完了,整张脸愈发的憔悴。

        “阿铮,快过来坐。”

        他指了指身边的两个空位,是特地留给父女俩的。

        “爷爷!”

        陆铮看到他眼里也流露出笑意,抱着孩子在他身侧落座。

        “这就是那个孩子吧?叫什么名字?”

        陆老爷子把视线落在他怀里的小姑娘身上,长的确实和孙子很像。

        “叫沅沅,沅沅这是太爷爷。”

        “太爷爷好!”

        小家伙冲他打了招呼,第一次见面有些腼腆。

        “你好,过来让太爷爷看看。”

        陆老爷子看着孩子圆嘟嘟的小脸,不禁想起陆铮小时候的样子,也和现在差不多。

        沅沅从陆铮腿上跳下去,跑到太爷爷身边,小手抓住他枯瘦的手指。

        “太爷爷,你真瘦,要好好吃饭。”

        原本还在想该怎么拉近关系的陆老爷子,看着她的眼神里满是慈爱。

        “好,这是太爷爷给你准备的见面礼,看喜不喜欢?”

        陆老爷子递给她一个小方盒,里面装着一把金镶玉的长命锁,样式是他亲自绘制的,还请大师开了光。

        “喜欢!”

        沅沅把小盒子里的长命锁拿出来,递给爸爸让他给自己戴上。

        有关这孩子的事儿陆老爷子都听陆朝说了,便没有再多问。

        于他而言,能在死前抱上曾孙已经是心满意足。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