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宁网 - 网游竞技 - 世界破破烂烂,幼崽缝缝补补在线阅读 - 第 7章 纨绔:爸爸会不会淹死了

第 7章 纨绔:爸爸会不会淹死了

        起初大家的速度都差不多,相隔不远,在第一个弯道后,就逐渐分出了名次。

        技术不太好的就直接被甩到了后面。

        在这样的山路上疾驰,对驾驶员的技术、视力以及头脑都有极大的考验。

        陆铮驾驶的gt-r    r35目前位于第三。

        这辆车已经停售,他是在朋友那里收的二手,各方面性能都不错,车型也十分炫酷。

        他最爱这种生死极速的刺激,能从中体验到热血沸腾的感觉。

        仿佛一切烦恼都不存在,和这无尽的黑夜融为一体。

        在第三个弯道,他直接超了前面的人,隐隐有超越第一的架势。

        前方的陈泽一直警惕的提防着他,阻止他超车。

        陆铮也不急,一直死死的咬着他。

        到达山顶后,趁对方不备,弯道极速超车,将他甩掉。

        车队里他不算是最厉害的,有几个实力强悍的没参加。

        大家都只是业余爱好,带着目的去玩儿的时候性质就变了。

        这时候很容易出事儿,犯不着为了追求刺激,把自己给搭进去。

        陆铮是第一个到达终点的,陈泽紧随其后。

        陆铮下车后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九点。

        “我先回去了。”

        家里有孩子,他不好在外面逗留太久。

        “急什么?一起吃个饭再走,咱们好久没聚了。”

        陈泽输得起,没把刚才的成败放心上。

        “是啊?你平常可不是会早回家的人。”

        “……”

        陆铮确实很久没和他们聚过了,一时间内心有些动摇。

        还没等他回答,就有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有人在前面的弯道出车祸了,还好撞在了防护栏上没有坠海。

        车头已经撞的不成样子,人伤的很重,已经失去了意识。

        陆铮跟着车队的人一起把伤者送到了医院,等那人家属到了后才离开。

        回到家已经凌晨,他遥遥的看着家里的方向,灯还在暗着,也不知道孩子醒没醒。

        小孩儿容易犯困,但睡眠时间通常不会太久,差不多一两个小时就会醒。

        沅沅睁开眼睛时,发现周围黑漆漆的,爸爸也不在了。

        她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猛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被抛弃了。

        原生家庭不好的孩子通常比同龄人更敏感,想起白天的争吵,她心底愈发的坚定这个想法,忍不住抱着腿哭了起来。

        漆黑的客厅里,一团小小的身影缩在角落里,哭的稀里哗啦,出气都有些困难。

        不知道哭了多久,她感觉自己的大脑都有些缺氧,对周围的感知变的薄弱,就连开门声都没听见。

        陆铮一进门就听到低低的啜泣声,心底一沉连忙把灯打开。

        沙发上的沅沅蜷缩成一团,两只小手蒙着眼睛哭的厉害。

        “你怎么了?哭什么?”

        陆铮快步上前,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来。

        小家伙哭的眼睛都肿了,眯成一条缝看他。

        “我以为…你…你…走了,不…不要我了…”

        沅沅看清眼前的人,脑袋扎进他怀里哭的更厉害的,说话也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都快撅过去了。

        “没有不要你,我只是有事耽搁了。”

        陆铮感觉心脏仿佛被针扎了一下,感觉到尖锐的刺痛感,动作慌乱的拍抚着她的后背。

        看到孩子哭的可怜巴巴的模样,他心里也感到愧疚和自责。

        他没有哄孩子的经验,哄来哄去也就只会说一句:“别哭了…”

        可沅沅就像是上了发条一样,怎么说也停不下来。

        她最害怕被抛弃,醒来发现爸爸不在,对她来说是件非常难过的事情。

        看着孩子伤心欲绝的模样,陆铮突然想到刚才在医院看到伤者父母痛哭流涕的场景。

        整个人也陷入一阵无名的悲伤里。

        他只是出去一会儿孩子就哭成这样,倘若他出了什么事儿,这孩子又该怎么办?

        一瞬间他好像明白了那些不愿意冒险的人的想法。

        因为有牵挂的人,所以生命显得格外珍贵。

        过了片刻,小家伙总算安静下来,吸吸鼻子抬头看着他。

        发现他神色不太对,抬手戳了戳他的嘴角,小心的说:“我不哭了,你不要不高兴”

        “我没有不高兴…”陆铮回过神来,抽出纸巾给她擦眼泪,沉思片刻问她:“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难过?”

        “……”

        刚停止哭泣的小家伙,听到他说的话,嘴巴一撇又要哭。

        “我随口问的,你别哭…”

        陆铮连忙打断了她的酝酿,觉得自己是脑抽筋了才会问一个小孩子这种问题。

        但以前他只觉得,就算自己死了也不会有人伤心。

        因为陆朝和冯暖,他们都有自己更爱的孩子。

        可此时此刻,他在眼前这个孩子身上,感觉到了自己是重要的。

        “哭了这么久,饿不饿?”

        “饿…”

        小家伙两只眼睛肿的像桃子,中午吃的的那点儿饭,早在她的哭声里消化完了。

        “下次不要哭了,我不会不管你的。”

        陆铮用热毛巾给她擦脸,点了一份焖排骨和鸡汤。

        等孩子吃完饭后,抱着她回卧室睡觉。

        看着小家伙红肿的眼睛,陆铮从网上搜了消肿的法子,用毛巾给她敷眼睛。

        不过收效胜微,第二天小家伙的眼睛仍旧肿的厉害。

        今天是周一,原本是有课的,他放心不下孩子就请了假。

        血缘真是个奇怪的东西,短短一天半的时间,就已经让他把孩子放在了心上。

        沅沅很喜欢看动画片,陆铮陪她看了一上午的《海绵宝宝》。

        陆铮不太喜欢海绵宝宝的笑声,对于垮着脸的章鱼哥倒是能共情一二。

        车队群里发了新消息,昨天受伤的那个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好好治疗不会影响以后的生活。

        陆铮心头也松了口气,虽和那个人不太熟,但对生命要有最起码的敬畏。

        傍晚——

        他依旧打算点外卖吃,刚拿起手机,就接到冯暖打来的视频通话。

        对于陆铮照顾人的能力,她持怀疑态度,询问他:“孩子这两天还适应吗?”

        陆铮觉得还行,孩子很听话,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那饮食方面呢?这两天都吃了什么?”

        冯暖问道,他不会照顾孩子,只能自己替他多操一份心。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