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宁网 - 网游竞技 - 世界破破烂烂,幼崽缝缝补补在线阅读 - 第5章 纨绔:降低存在感

第5章 纨绔:降低存在感

        一大一小对视了片刻,小的先低下了头,对他多坦白了一些:“我不太会用这些…”

        “算了,我帮你洗…”

        陆铮长叹一口气,蹲下身去帮她脱外套。

        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么点儿大的孩子是不会独立洗澡的。

        只是他长这么大都没伺候过别人,动作显得尤为僵硬。

        小家伙身上有不少红点,是之前的衣服布料太粗糙磨的。

        沐浴露打在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茉莉花香,还有绵密的白色泡沫,小家伙掬起一捧泡沫打算凑近看看,就被陆铮抬手兜起的水花打散。

        “……”小家伙偷偷瞅了他一眼,心里有一点小失落。

        “看什么?”

        陆铮挑眉露出一抹邪气的笑容,他刚才是故意的。

        看着小家伙垂眼摇头的样子,他眼底的笑意更深,还真是个小软柿子。

        洗完澡,陆铮扯下一旁的浴巾,动作麻利的把孩子裹起来抱回主卧,给自己重新放了热水,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

        一旁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是朋友发来的消息,喊他一会儿出去赛车。

        陆铮平时的夜生活很丰富,出去泡吧蹦迪或者去人少的环山公路飙车,再不济也会组队打打游戏。

        他靠在浴缸里,抬手顺了一把额头的碎发,回复对方消息:改天

        家里有个孩子,没人看着万一出了什么事儿可就麻烦了。

        小家伙换了小熊印花的睡衣,躺在软乎乎的被窝里,一双黝黑的眸子盯着门口的方向。

        感觉爸爸洗澡洗了好久,会不会淹死了?

        小屁孩的担心总是来的莫名其妙,看到陆铮穿着浴袍进来,她眼底隐隐泛起水光。

        “怎么还不睡?”

        陆铮瞥了她一眼,不知为何有种怪怪的感觉。

        “现在睡…”

        小家伙立马闭上眼睛,两只小手抓着被子的边角。

        陆铮经常熬夜到凌晨两三点,靠坐在床头看手机,过了片刻带上耳机喊了两个朋友打荣耀。

        他之前参加过该游戏的线下比赛,还拿过省赛的冠军。

        不过游戏对他来说只是爱好和消遣,他没有往这方面发展的念头。

        旁边的小家伙面对新的环境也需要时间适应,一时半会儿的睡不着,偷偷转身看着他手里发光的小屏幕。

        “艹,打的什么玩意儿?”

        陆铮擅长玩儿对抗,前期三路就崩了两路,六分钟被推上高地,一局打完只有他的战绩是正的。

        扔下手机,他余光扫了一眼旁边的小鼓包。

        竟发现她睁着一只眼睛在偷看自己,被抓包后慌乱的眨着眼睛。

        陆铮好笑的看着她,问:“睡不着?”

        小家伙冲他点头,余光忍不住去看他的手机屏幕,对那个小方盒子充满了好奇。

        “过来一起玩儿…”

        陆铮招手让她过来,小家伙趴在他的腿上,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的手机看。

        “你在跟谁说话呢?”其中一个朋友问

        “哟,这语气,啧啧,该不会是金屋藏娇了吧?”另外一个朋友揶揄道

        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人住,这冷不丁的多了个人,很难让人不多想。

        “放什么屁呢?赶紧开下一把!”

        陆铮打断了俩人的对话,再让他们说下去,指不定要传成什么。

        几人又开了游戏,后面几把打的还算顺利,没有匹配到特别坑的。

        小家伙毛茸茸的脑袋靠在他胸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一只手还抓着他的浴袍,像只乖巧的的小猫儿。

        陆铮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心底一阵唏嘘。

        她的原生家庭应该不好,以后把她送回去会不会挨欺负?

        一想到这些陆铮就觉得烦躁,可怜归可怜,但他也没精力和时间收养这么大个孩子。

        第二天中午,陆朝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劈头盖脸把他一顿臭骂。

        昨天的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这孩子就是陆铮亲生的。

        他今年才二十一岁,按这个孩子的年龄推算,这小混账十八九岁就……

        看到这个鉴定结果,气的陆朝连中午饭都没吃,也怪自己平时对他疏于管教,才让他做出这种丢脸的事儿。

        陆铮大脑一片混乱,没心思跟他吵架,打开邮箱看他发来的电子版鉴定结果,上面显示他是这孩子的生物学父亲。

        “怎么可能?是不是哪里弄错了?我不可能有孩子!”

        “上面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还能冤枉了你不成?”

        陆朝也气的不轻,秘书这边又有急事要汇报,他撂下一句晚点再找你算账后就挂了电话。

        “……”

        陆铮看着鉴定结果,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虚幻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哪段记忆出了错。

        甚至觉得自己可能谈过恋爱,只是后来失忆了。

        他还没有想明白,门铃就被摁响了,像催命一般急促。

        是冯暖来了,母子俩一年见不了几次,大多时候都是视频通话。

        收到陆朝发来的亲子鉴定,她连东西都没来得及收拾,马不停蹄的赶到了z市。

        冯暖在来的路上就想好了要质问陆铮的措辞,但在看到儿子冷漠的神情后又有些说不出口。

        “先坐吧…”陆铮知道她是为什么来的

        这么多年来,这是自己唯一一次直观的感受到她对自己的关切,虽然不是什么好事儿。

        冯暖的目光在客厅里扫视一圈儿,最后落在坐在沙发角落的小女娃身上,她长着一张和陆铮几乎一样的脸。

        “这就是那个孩子?”

        她在小家伙旁边坐下,对方也好奇的打量着她。

        “嗯…”

        陆铮倒了一杯热水给她,在两人对面坐下。

        他现在整个人都是乱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切。

        “孩子妈妈是谁?”

        冯暖看着儿子烦躁的模样,一时也不忍再苛责于他。

        “我不知道,我还是处男呢!”陆铮的语气听起来既窝火又委屈

        一个个都质问他孩子是哪儿来的?

        他也想知道这究竟是tm从哪儿来的?

        偏他也没有办法证明自己是处男,任他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

        “呃……”

        冯暖显然不相信他说的话,现在再去探究这个问题也没有意义。

        “你妈妈呢?她叫什么名字?”她转头去问一旁的小家伙

        “我没有妈妈…”

        小家伙摇摇头,在这里她就只有爸爸。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