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宁网 - 网游竞技 - 世界破破烂烂,幼崽缝缝补补在线阅读 - 第3章 纨绔:问警察借钱?

第3章 纨绔:问警察借钱?

        出了鉴定中心,陆朝转身看着陆铮,动了动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出了这种事情,自己应该狠狠的责骂他一顿才对,可转念想到自己平时的作为却又说不出口。

        “我看她和我长的很像,所以才误会了你。”

        陆铮率先开口,至此他还是不信这孩子是他的崽。

        毕竟他有没有过x生活,自己最清楚不过。

        这样的解释在紧张的父子关系中算是道歉。

        陆朝眸光停滞,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和自己解释,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平和的交流过了。

        “先带着孩子回去,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说,早点休息。”

        “……”

        陆铮等他说完,拉着孩子的手就往前走,在路边拦了出租车,连头都没有回。

        “臭小子,一点儿礼貌都没有。”

        陆朝的心还没捂热,瞬间就被浇了一盆凉水,看着他冷漠的背影不禁感到心寒。

        初夏傍晚的风凉凉的,马路两侧种着高大梧桐,沙沙作响的声音就在耳侧。

        小家伙安静的在他身旁坐着,两个人中间隔着很宽的距离。

        陆铮现在心绪杂乱,修长的指节轻叩着车窗边沿,发丝被风吹起露出光洁的额头,眉头微蹙,他大多时候都是这副不开心的样子。

        车子在一所高档小区停下,这是陆朝在他上初二的时候买的,后来他就一直住在这里,没事儿不会回家去。

        三室两厅的房子,北欧式装修风格,宽阔大气,采光很好。

        回到家,陆铮连鞋都懒得换,躺在沙发上手背贴着眼皮。

        小家伙站在玄关处,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儿落脚。

        过了十几分钟,陆铮才想起来她的存在,一双漆黑的眸子看向她问:“你站在那儿干嘛?”

        “我现在过去…”

        小家伙赶紧挪步过去,静静的站在他面前。

        她就像是坏掉的指针,拨一下动一下,滑稽的有点好笑。

        “坐吧,一直站着不累吗?”

        陆铮眉头舒展了些,虽然她的出现给自己带来了点麻烦,但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先将她带走的。

        也不知道她的亲生父母在哪儿?

        明天拿到报告证明自己的清白后,就报警帮她找找家人。

        “我身上脏…”

        小家伙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和这干净奢华的环境格格不入,耳尖染着一抹红。

        她的拘谨和小心翼翼,看的陆铮心里闷的慌,一把将她揪了过来摁坐在沙发上。

        “不脏,都是可以洗掉的,没必要在意。”

        软软的沙发在坐下去的那一刻凹陷,小家伙眼里闪过一抹亮光,小声的感叹:“好软!”

        陆铮将她的动作尽收眼底,一向不太关心别人的事的他,头一次有了想要了解一个人欲望。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死丫头。”

        小家伙仰头看着她,打记事起爸妈就是这么叫她的。

        “什么破名字!你家里人就是这么叫你的吗?”

        陆铮差点骂人,谁家好人这么喊孩子的?

        不过看她的穿着和表现,大致也能联想到家里人对她不是很好。

        “嗯…”

        陆铮叹了口气,重新问了点儿别的:“你家在哪儿?”

        “村子里。”

        “那个村子?”

        “山里的村子,很大的山。”

        “……”

        陆铮问来问去,她就只知道是大山和村子里,具体是哪个山、哪个村,她完全不清楚。

        只是这样她的出现就更加让人怀疑。

        “警告!警告!宿主不要向攻略目标透露太多关于上一世的事情。”

        脑袋里突然响起007的警告声,小家伙眼里充斥着迷茫,不能完全理解它话里的意思。

        好在陆铮也没有继续往下问,他大致能明白那是个很落后的地方,或许那家人对这个女儿也不是很在乎。

        007翻阅过宿主的资料,诞生于70年代的落后山村,家里有一个哥哥和弟弟。

        父母重男轻女,对她动辄打骂,两岁多的她还要照顾快一岁的弟弟。

        她给弟弟端热水时,手抖不小心把热水搞洒了,烫红了弟弟的脚背。

        直接被妈妈赶了出去,站在雪地里反省。

        那天的雪很大,家里贫困,好的都紧着男丁,她穿的单薄在外面站了很久,没有妈妈的允许不敢进屋。

        家里的人似乎都忘了还有她这么个人,第二天一早才使唤她的时候才发现人不在,找到的时候已经冻僵了。

        死后的她不仅没得到怜惜,还被骂死心眼儿,自己不知道回去,死了也是活该。

        漆黑的雪夜里,在冻僵的最后一刻,她想下辈子能有个爱她的爸爸妈妈。

        或许,在任务攻略里,她应该能找到那份想要的爱,在爱里走向下一世,007如是想道。

        不过看目前宿主的样子,恐怕很难完成。

        咕——

        小家伙的肚子叫了一声,她尴尬的捂住肚皮,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其实她早就感觉饿了,只是不敢说,也不敢问陆铮要吃的。

        这会儿肚子实在是扛不住,自己叫出了声儿。

        家里以前有专门负责打扫做饭的阿姨,后来因为一些私事,阿姨就辞职回了老家。

        陆铮平时也习惯一个人呆着,就没有再聘用新的,家里乱了就叫人上门收拾。

        冰箱里只有几瓶可乐和洋酒,他平常都是在外面吃或者点外卖,翻箱倒柜就找到了一块儿小面包。

        “先垫垫肚子,我点个外卖,你平时爱吃什么?”

        一块儿平常不过的小面包,在小家伙眼里是难得的美味,松松软软带着一股奶香味儿。

        “这个好吃!”

        陆铮看着她举着面包冲自己笑的样子,觉得可爱之余又有一股难言的心酸,点了一些清淡的吃食,又加了一份小蛋糕。

        两人就这样坐着,耳畔传来小家伙小声咀嚼的声音,她吃的很慢,仿佛吃了这一顿就没有下一顿。

        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卑微和小心,勾起了陆铮对她的怜悯。

        初二那年暑假,他去了妈妈的新家,继父对他不是很热情,他的出现打破了一家人的和谐。

        两岁多的妹妹也不喜欢他,常常把错往他身上推。

        比如故意打碎碟子,指着他说是他摔的,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妈妈就算知道是妹妹的错,也只会让他让让妹妹。

        他记忆里被伤害的最深的一次是,妹妹说:“这是我的妈妈,你没有妈妈,你回你家去。”

        刺耳尖锐的话语让他差点忍不住哭出来,紧紧的攥着手指,才勉强控制住想打人的冲动。

        而妈妈只是宽慰他说:“妹妹还小,不懂事,随口说的,你别放在心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