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宁网 - 历史军事 - 我都当赘婿了,还要什么脸在线阅读 - 第223章 服务费

第223章 服务费

        江逸风看着紧张兮兮的黄至清,还以为商道上出了什么大事,却没想到说的是山贼的事情。

        他当然知道商道上有山贼。

        他就是奔着那些山贼去的。

        要不然,整个大周,谁还能借给他不用还的银子?

        当然,他并没有把借山贼银子的事情说出来,微笑问道:“黄老爷,我知道商道上有很多山贼,但有必要这么害怕吗?”

        “不害怕不行啊!”

        黄至清深深叹了一口气,声音中透着无奈,“鄚县是扁鹊神医的故乡,更是医家发源地,所以每天都有很多人来鄚县求医,也有不少药材商人来鄚县购买药材,而鄚县的药材都是来自北方……”

        江逸风听完解释,大概明白黄至清为什么如此在乎商道了。

        原因也不复杂,那就是商道关系着鄚县,乃至大周三分之一的药材供应,是一条十分重要的交通要道。

        然而,这条交通要道却被山贼把持着。

        虽然鄚县的药材商人,多次游说县正去找渤海郡郡守,派兵剿灭商道的山贼,但几乎每一次都无功而返。

        没办法!

        商道上的山贼太多,派的府兵少了,可能打不过那群山贼。

        若是派足够多的府兵,山贼就会往深山老林里一躲,完全不跟府兵正面交锋。

        而府兵耽搁一天,光是消耗的粮草就是一笔不小的银子,鄚县的药材商人根本支撑不起。

        “你们放心,我们……”

        药辰看到黄至清脸上的愁容,便出言安抚起来,并且打算说出他们正在对付商道上的山贼。

        嘭!

        却在这时,江逸风猛地一拍桌子,满脸愤慨表情,“这群山贼太可恶了,竟然连救命的药材都要抢,我江逸风与他们势不两立。”

        “???”

        药辰满脸问号看向江逸风。

        因为根据他的了解,江逸风根本不会在乎山贼抢谁的药材,所以现在的愤怒是装出来的。

        为什么要装愤怒呢?

        药辰想不明白,不过还是闭上了嘴巴。

        江逸风拍完桌子,看向黄至清和扁沈燕,问道:“两位,那些山贼除了抢劫外,杀不杀人?”

        黄至清微微摇头,“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抢劫,很少出现杀人的情况,除非遇到古镇寨的山贼。”

        “古镇寨?”

        “这是商道上一股比较大的山贼,他们心狠手辣,凡是遇到他们的山贼,运气好能保住性命,运气不好不但药材被抢了去,人也会被杀掉。”

        江逸风暗暗记下古镇寨的名字,继续问道:“我听说山贼抢劫,不会全部抢完,多少会给商人留一些,是不是真的?”

        “嗯!”

        黄至清点点头,“这倒是真的,一般小的山寨会抢三成,大的山寨抢五成,不过就算是这样,对商人来说代价也是极大。”

        江逸风想了想问道:“既然如此,为何不走官道?”

        黄至清解释道:“官道花费的时间长,而对于药材商人来说,时间就是金钱,一旦到了冬季,药农无法进山采药,也很难把药材运出来。”

        扁沈燕道:“每种药材的采集时间也不同,要是不能在采摘期间多储备一些,可能会导致药材不够用。”

        江逸风缓缓点头,意识到商道比自己想的还要重要。

        既然如此,要是自己掌控了商道,岂不是轻松就能赚很多银子。

        念此,他看向黄至清和扁沈燕,“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商道上的山贼不抢劫了,从商道过的商人会不会比现在多?”

        扁沈燕肯定点头,“那是当然,不过这不可能,那些山贼不抢劫吃什么?”

        江逸风提议道:“鄚县的药材商人主动给山贼上供不就可以了。”

        “哪有这么简单。”

        黄至清苦笑一声,“整条商道上大小山寨上百个,不可能每个山寨都上供,但只给一个山寨上供,其他的山寨也不会答应。”

        “这个问题很容易解决。”

        江逸风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这个问题看似很复杂,实则解决办法相当简单,只要把商道上的山寨合并成一个,再制定一套能够服众的分配机制就行了。

        当然,要做到这一切,对商道上的山寨来说很难。

        但是对拥有墨门背景的他来说,不管是合并所有山寨,还是制定一套服众的分配机制,都是很轻松的事情。

        “容易?”

        扁沈燕带着怀疑目光看向江逸风。

        实话实说,她不太相信手无缚鸡之力的江逸风,能解决商道的问题。

        “嫂子……”

        江逸风刚要开口,药辰突然拉了他一把,朝着黄至清和扁沈燕道:“我有些话要与江兄弟说,你们稍等一下。”

        说完,他把江逸风拉到一旁。

        紧接着,他问出心中不解,“那些山贼抢劫过往商人本就不对,你为何还要送给他们银子?”

        江逸风揉了揉被抓疼的胳膊,“药辰大哥,你不能只想着药材商人,也要考虑那些山贼。”

        药辰皱起了眉头,“他们是山贼,为何要考虑他们?”

        江逸风开口反问道:“你忘记那些山贼为何当山贼了吗?”

        听到这个问题,药辰的思绪回到在顺风寨的时候,那些山贼都是因为吃不饱饭,都要被饿死了,才上山当的山贼。

        江逸风见药辰陷入回忆,缓缓开口:“除天下之害容易,只要把做坏事的人杀掉即可,但是不解决最根本的问题,就算杀掉那些山贼,很快也会出现新的山贼,你能一直杀下去吗?”

        药辰眉头紧锁,摇了摇头。

        就算墨门实力强大,也不可能时刻盯着这条商道,更加不可能三天两头去剿匪。

        “要解决这个办法,就要兴天下之利了。”

        江逸风继续道:“何为兴天下之利,在我眼里就是提供足够的工作岗位,煤村的村民为何幸福,就是因为他们有工作,身上的力气有地方使。”

        “而商道上的那些山贼,说白了就是缺少工作岗位,只要给他们提供了工作岗位,谁还会去当山贼?”

        药辰依然皱眉,“但……收商人的银子,不还是抢劫?”

        “怎么会是抢劫呢?”

        江逸风咧嘴一笑,“我打算让那些山贼组成一个镖局,主要工作就是帮人护送、运输货物,商人给的那些银子,我称其为服务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